目標系列,一個短番

 

20XX年。巴黎麗池酒店。

陽光燦爛的上午,蘭斯.馮.卡埃爾迪夫公爵坐在花園餐廳裡,百無聊賴地喝著紅葡萄酒。

兩分鐘前,管家卡斯帕通知他,芙瑞.隆薩小姐的私人飛機遇到故障無法從倫敦起飛,這意味著下午的私人現代油畫展覽,他將一個人去,而且夜晚也只能獨守空房。

被女伴放鴿子的情況非常罕見——儘管這是個意外,卡埃爾迪夫放下酒杯,拿起餐桌上的手機,從通訊錄裡尋找可以替代的約會物件。

潔西嘉.奧布來恩,炙手可熱的新秀模特,二十一歲,正在巴黎參加時裝周,但卡埃爾迪夫上周才見過她,麗姆.卡賽爾,巴黎大學藝術及建築學研究生,有她陪伴逛畫展會很合適,可是卡埃爾迪夫並沒有很想見她。

除去這兩位,通訊錄裡還有七、八位的人選,她們無論相貌、學歷、舉止談吐、身材都很出眾,而且善解人意,是很可愛的伴侶,足夠陪他欣賞畫展,再在酒店套房裡享受浪漫的一晚,可卡埃爾迪夫的手指卻徑直掠過她們的名字,指尖仿佛有它自己的意志,在數位按鍵上輸入一組並未保存在通訊錄中的特別號碼。

“喂?哪位?”

差不多二十秒後,電話才打通,從聽筒中傳出的男聲低沉壓抑,且帶著疑惑和警惕。

“晏警官,你在忙嗎?”

卡埃爾迪夫開口道,美麗的唇角不自由自主地微微上揚,同時左手做了一個簡單的手勢,讓侍從再為他添一些紅酒。

“嘟——。”

電話裡傳來掛斷的忙音,卡埃爾迪夫一愣,似乎有點不敢相信,竟有人敢掛斷他的電話,又再撥了過去。

這一次,倒是不用五秒鐘,對方就接聽了,只是那語氣冷淡到極點,也非常沒禮貌。

“渾蛋!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?”

“當然是朋友告訴我的。”卡埃爾迪夫不慌不忙地說。

“你這樣的人還有朋友?”充滿質疑的語氣。

“肯定比你的朋友多一些。”

電話裡一片沉默,接著,“嘟——。”

卡埃爾迪夫立刻按了重撥鍵,而且興致勃勃地等待著,電話一接通,他立刻說道:“我還沒說到正事呢,晏警官,你今天忙不忙?”

“前幾天,東區發生了槍戰,死了兩個人,他們都是黑手黨頭目,和你有關係嗎?”晏子殊卻答非所問。

“沒關係。”

“嘟。”電話再次掛斷,卡埃爾迪夫再想回撥,卻發現晏子殊的手機已經是“關機”狀態。

卡埃爾迪夫非常用力地捏著手機,左手則端起紅酒杯,鬱悶地喝了一大口。早知道就說有關係了,那是他在清理門戶,兩個把秘密訊息出賣給員警的叛徒,這種人總是天真地以為他們可以做員警的線人,而絲毫不被他發覺。

卡埃爾迪夫相信晏子殊絕對無法把這件案子和他聯繫起來,就算他親口說“有關係”,晏子殊也只是被他耍得團團轉而已。

但是心裡的不爽感卻像波浪不斷起伏、擴大,幾乎變成一種災難。

因為他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約會物件?

還是因為晏子殊掛了他的電話?

——遊戲還沒開始便結束,真是太掃興了。

“主人。”卡斯帕突然出現在餐桌旁,恭敬地行禮。

“什麼事?”卡埃爾迪夫頭也不回地問,放下手機。

“隆薩小姐的飛機已經修好起飛了,兩個小時後她會到達機場,我已經安排汽車和保鏢去迎接她了。”

“知道了,謝謝。”

卡斯帕離開後,卡埃爾迪夫在花園裡獨自坐了近一個小時,喝完了一瓶紅酒,之後,他回到酒店套房處理了一些工作,接著來到樓下大堂迎接芙瑞.隆薩,兩人一見面,便在酒店豪華的長廊裡熱吻。

下午三點半開始的私人現代油畫展,卡埃爾迪夫和芙瑞.隆薩一起準時參加,這是富豪們結交朋友,展現財力,獲得女性青睞的場合,卡埃爾迪夫雖然話語不多,卻一口氣買下了所有的展覽作品,讓芙瑞.隆薩非常吃驚,也大大滿足了她的虛榮心,因為這讓她一下子成為全場女性最羡慕的對象。

當然,就算卡埃爾迪夫不買下那些昂貴的油畫,站在卡埃爾迪夫身旁她就已經是中心。

##

“卡斯帕,蘭斯今天遇到什麼好事了?那麼開心,還買空了畫廊。”

回到酒店套房,芙瑞.隆薩一邊站在屏風後,在化妝師的幫助下更換晚禮服,準備參加由畫家招待的晚宴,一邊詢問站在客廳裡的卡斯帕。

她迫切期待著聽到卡斯帕說:那是因為您來了,隆薩小姐。

“我認為正相反呢,隆薩小姐。”卡斯帕規矩地鞠躬,如實說道,“主人他今天心情非常差,請您多擔待一些。”

“你說什麼呢?你一點都不瞭解他。”芙瑞.隆薩挑了挑眉頭,不以為然,“虧你還在他身邊待了二十年。”

卡斯帕不再說話。

芙瑞.隆薩穿好禮服,走到梳粧檯前坐下。卡埃爾迪夫對她一直是那麼溫柔體貼,有求必應,而且充滿熱情,今晚宴會要穿的禮服、珠寶首飾,都是卡埃爾迪夫讓卡斯帕用禮盒包裝好送上來的,正是她一直想要的藍寶石項鍊和迪奧禮服,芙瑞.隆薩對此很滿意。

可是她等待了很長一段時間,化妝完畢後,卡埃爾迪夫都沒有出現在套房內。

不久,卡斯帕接到了一個電話,他的神情很是訝異,然後說道:“非常抱歉,隆薩小姐,主人臨時有事,已經離開巴黎了,他說會對您做出補償,下次再與您約會,以及您在這裡的所有費用,請記在主人的賬上。”

芙瑞.隆薩微啟紅唇,有點慍怒地直視著卡斯帕: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他是又有新歡了吧?”

卡斯帕沒說話,只是鞠躬。

“行了,請你告訴蘭斯,我不會客氣的。”芙瑞.隆薩拿起手提袋,站起身,看著卡斯帕,“我懂‘規矩’,會自己去找樂子。”

說完,她就氣呼呼地走出了套房。

##

戴高樂機場

卡埃爾迪夫坐在私人飛機那舒適又豪華的皮革座椅上,望著舷窗下方巴黎市區那迷人的夜景。

他覺得自己是在“逃亡”。

因為他很煩躁,尤其在買了一堆難看到極點的油畫後,心情更加鬱悶,如果不離開,卡埃爾迪夫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。

這種無限放大的煩躁很陌生也很詭異,他無法解釋,頭腦裡不斷浮現出晏子殊的臉孔。

毫無疑問,他相當討厭晏子殊,不給晏子殊製造點麻煩,看他苦惱至極又備受打擊的樣子,人生都會變得無趣。

但是他再待在巴黎,這個遊戲可能會變味,成為一場殺戮。

就像一隻玩弄老鼠的貓,如果貓不後退,老鼠必死無疑。

還是過一、兩年再說,好不容易才有的玩具,太興奮玩壞了怎麼辦?

卡埃爾迪夫這樣說服自己,並按下座椅扶手上的按鈕,叫空姐送上威士忌。

卡斯帕會在明日搭乘另一架飛機在柏林與他會合,而他今晚也不會寂寞。

“怎麼樣,蘭斯,比起浴袍,我還是穿制服更好看吧?”

一個深棕色卷髮,藍色眼睛,濃妝豔抹的女人端著威士忌酒杯出現,她穿著藍色上衣、白色短裙的制服,但上衣裡面沒有穿襯衣,可以清楚看見胸部的曲線。

卡埃爾迪夫朝她露出相當溫柔的微笑,伸出手接過酒杯,並順勢將她摟抱到大腿上……。

不過,不到半年的時間,卡埃爾迪夫又回到了巴黎,而且又遇到了晏子殊,而正是這一次相遇,讓卡埃爾迪夫產生了想要綁架晏子殊的念頭…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還有一些短番,我也沒寫出來過,一直在腦袋裡,等以後有時間,陸陸續續寫出來,貼微博和臉書上給大家看哦!

試閱目錄

 

摯愛枷鎖一 試閱一
摯愛枷鎖二
摯愛枷鎖三
情傾宮闈(晉江連載完結) 57
逆臣(晉江連載) 70 71 72 73 78
79 80 81 88 89
90 91 92
深度誘惑 試閱1~3章
華麗的目標一
華麗的目標二
華麗的目標三
華麗的目標四
目標一:絕對目標
目標二:終極目標
目標三:永恆目標
目標四:情獵驕陽
目標五:情逢敵手
目標六:迷情目標
目標七:危情目標
目標八:
目標九:
目標十:熾情目標 試閱一 試閱二
試閱陸續更新中。